http://www.126ks.com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在节日来临之际,记者跟随环卫工人的脚步,实地走访了垃圾量最大的机场路新市墟段,白云新城等重点区域,了解环卫工人的工作及其背后的故事……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广州的秋天,清晨的气温只有22度左右,让人感到丝丝寒意。今年已经48岁的张绍华正在新市墟打扫卫生。

  他是一名普通的环卫工人,每天4:30左右就要起床,经过一番洗漱,穿上环卫工人工作服,骑上单车,便往新市墟赶去。

  张绍华家住棠溪村,距离新市墟骑车大约20分钟,“住在棠溪,一来这里距离新市不远,二来这里的生活成本相对较低。”

  机场路是白云区重点保洁的主干道之一,新市墟段则是重点中的难点,这里每天产生的垃圾量最大,每天有50多桶,必须在上午7点前完成清扫保洁。

  4:50左右,张绍华来到新市墟段的工具房,先把前一晚收集、存放的10多个垃圾桶拖出工具房,整齐排放在路边,“我是班组长,每天会早来一点,把垃圾桶拉出来,方便垃圾清运车统一清运。”

  按照区保洁所的工作班表,环卫工人们在清晨5:30上班,从现场情况看来,这个时间表几乎“失效”,新市墟段的30多名环卫工人,在此之前早已开始了大扫模式。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大扫为环卫工人作业的模式之一,区保洁所副所长杨展华介绍,5:30—7:00,环卫工人使用大扫把沿路进行大扫,清理前一晚所产生的垃圾及落叶。

  因为新市墟路段沿线商户多,还有一个大型农贸市场,垃圾产生量十分大的实际情况,区保洁所安排了30多名环卫工人在此作业。

  忙完了工具房的事,张绍华拿起大扫把等工具,加入到清扫队伍中去,工人们彼此间话不多,早已形成默契,各自在所负责的区域不停歇地干起来。

  5斤多重的大扫把,到了环卫工人手上,似乎也不算“重”,一只手正握,一只手反握,一下一下挥舞着,把路面的垃圾清扫成堆,每隔30来迷,便成一小堆,清扫完毕后,便回头装进垃圾桶,拉回工具房等候装车运走。

  “路上有积水比较麻烦,会粘住树叶、垃圾,不易清扫;最怕的是酒鬼们吐到树头上的呕吐物,甚至还有大便等,树头凹凸不平,难以清扫干净,我们只能拉来水车进行清洗。”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沿着机场路新市墟段往南,过了三元里大道路口,便是另一个班组作业路段。环卫工人向志轩,正与工友们在机场高速新市出口处作业。

  向志轩今年40来岁,从事环卫工作已有15年的时间,他告诉记者,每天上午4:40,他便骑单车从柯子岭赶来机场路,开始一天的工作,“早一点到岗,可以尽快完成大扫。”虽然工作辛苦,向志轩脸上依然挂着笑容。

  在区保洁所所长李萍看来,环卫行业是最基层的工作,工作强度大,对身体以及心理的考验都极大,不少新人上午来,下午便坚持不了,有的甚至刚到岗位,就发现无法胜任,能够坚持下来的环卫工人,都是好样的。

  据向志轩介绍,他所负责的路段约1公里左右,双向加起来为2公里,每天要做的便是尽可能多地走动,来回反复地清扫保洁。

  “现在随地乱扔垃圾的现象少了很多,但是夜间偷倒垃圾的现象时有发生。”杨展华对垃圾桶边上的大件垃圾颇感无奈,“这些垃圾有专门的投放点,有些人为了贪图方便,偷偷放在这里,给环卫工人带来了不少困难。”

  向志轩和工友也没什么办法,“我们清扫完后,如果清运车来了,就帮忙搬上车。”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虽然清晨带有丝丝寒意,但是环卫工人们额头上已经冒汗,向志轩说,干起活来,也不觉得冷,“这个天气正好。”

  记者大约在6:30从机场路进入云霄路,此时天已经开始亮起来,环卫工人武明江已在这里作业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30多年前,武明江踏上环卫岗位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如今,她已经从一个小姑娘变成已经48岁的武大姐,女儿也有20多岁了。每天早上4点多,她便从夏茅骑车来到云霄路开始作业。

  今年,武明江获得了广州市优秀城市美容师称号,当被问及为何能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下来时,武明江憨笑着说:“我觉着这份工作挺好的,还经常介绍老乡过来做呢!”

  对于获得优秀城市美容师的称号,武明江谦虚地说,其实,我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,就是把自己应该做的事,尽可能地做好一点,环卫工人几乎都是这样做的。

  李萍介绍,武明江是一名班组长,在环卫一线多年,勤勤勉勉,任劳任怨,都能按时按质完成上级交给她的各项保洁任务。给武大姐拍一张工作场景照时,她略显紧张,“我们都习惯不停走动,不停挥动扫把,可能不大懂拍照。”

  像这样习惯用行动表达自己的一线镇街还有各自的环卫工人队伍,或许负责的区域有所不同,面临的实际情况各异,但是他们都在为“更干净更整洁更平安更有序”的白云在默默付出。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萧岗市场段,这里既是垃圾清运车统一清运点,又是新市墟段的难中之难,杨展华介绍,清晨时分,不少前来拿货的,送货的车子都放在这里,不仅影响了清扫的进行,还会留下一地垃圾。

  “第一次大扫把垃圾都清扫一遍,进货拿货的车子走后,又进行一次大扫。”这个时候,再看张绍华,他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,作为一名班组长,他根据路段情况,安排了主要力量在此作业,自己每天也会来这里清扫。

  这个时候,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。大扫完成了,大家看到的是干净整洁的路面。

  此时,垃圾清运车也来到了现场,降下升降板,张绍华与工人们把一桶桶垃圾,拖上升降板后,随同垃圾桶登上车厢,一桶一桶摆放整齐后,又下来重复搬运下一批。虽然垃圾桶都带有轮子,但是装满后的垃圾桶,拖动起来并不轻松。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据了解,每趟清运车能装20多桶垃圾,“重量方面难以估算准确,垃圾桶容量240升,如果垃圾密度大,重量就重,如果密度小就轻一点。”话虽如此,为了尽可能装多一点,垃圾都会被压得死死的。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当前,白云区从事环卫行业的几乎都是40多岁的中年人,他们都有着多年的环卫作业经验,并总结出了一套作业方法。

  “为了确保7点前完成大扫,我们都会提前到岗作业。”7点不到,他们便完成了大扫,略带满足地分享“作业经验”。

  新市墟路段班组的工人们来自安徽、广西、惠州等地,只要不是受到下雨天气影响,都能在7点前完成大扫。一个班组,犹如一个家庭,7点左右,他们便会回到工具房集中,稍作休息。

  工具房位于百信广场天桥脚位置,空间不大,主要用途为存放工具、垃圾桶,杨展华告诉记者,“环卫工人的收入并不高,为了节省开支,有的工人自己带早餐上班,先放在工具房里,大扫结束后,才回来吃早餐。”

  记者看到,工人们的早餐“五花八门”,有稀饭,有包子,有月饼……但是,都有一个共同点“便宜、划算”。工人们你一言,我一语介绍起来,稀饭是自己煮的,包子是在小商店买的,月饼是中秋节时爱心企业送的……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【环卫工人节】记者跟拍瞥睹最实正在的环卫工

  记者来到下塘西路时,冯翠娟正在进行保洁工作,她一手拿着小扫把,一手拿着垃圾铲,一边走一边“对付”零星垃圾以及落叶,然后统一倒进垃圾桶,装满后由垃圾清运工统一运走。

  “这段路到底有多长,我也没有精确的数据,无论多长,都得做好起点到终点的保洁。”冯翠娟是下塘西组的保洁班组组长,刚刚当选为广州市优秀城市美容师。

  冯翠娟告诉记者,她从事环卫工作已31年,对保洁工作十分熟悉,但是碰到余泥撒漏问题,她也没什么好办法“这得花不少功夫去处理,余泥撒漏一般出现在深夜,车来车往压实后,清理起来更加困难。”

  当发生余泥撒漏,冯翠娟便会拿起“雪糕桶”,在马路上做一个临时围蔽,“车速很快,为了确保作业安全,必须多人共同作业,有的负责用铲清理,有的负责清理后的冲洗,有的负责指引交通等。”

  余泥撒漏现象不仅给环卫工人带来了麻烦,还影响了市容环境面貌,区城管局市容科方面介绍,该局正从工地源头监督巡查,重要路段设卡执法等方面着手,重点打击非法运输以及撒漏等违法行为。

  相比周末及节假日,广州市儿童公园平常的游客不算太多,环卫工人郑伟珍也没有节假日那么忙碌,但是她还是沿着人行道不停地往前走,清扫路人散落的垃圾。

  郑伟珍是一名环卫工新兵,从事环卫保洁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。在区保洁所所长李萍看来,这是难得坚持下来的环卫新兵,不少新人吃不了这个苦以及压力,刚上班就要离开。

  她告诉记者,广州市儿童公园是重要景点,作为负责这个区域保洁工作的工人,必须做好沿线道路的保洁工作,“人越多的时候,作业压力越大,垃圾量大了,散落的也自然多了。”

  广州的秋天热起来,丝毫不比夏天逊色,长时间的户外工作,如果不及时补充水分,很容易让身体吃不消。为此,郑伟珍习惯戴上一顶大帽子,还有一大壶水,“帽子可以防晒,口渴了喝上几口水,继续工作。”

  虽然从事时间不久,但是郑伟珍十分珍惜这份工作,“累是挺累的,但是能为城市发展做点事,也是不错的。”

  环卫工人上班时间为5:30—21:30,但是大家基本都会提前到岗作业,确保在上班早高峰来临前,完成第一轮的大扫工作,给大家营造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。这个时候,他们才会找个地方休息和吃早餐。而后,他们就会分散到各个区域,开始一天的保洁工作。采访过程,没有听到他们诉说怨言,强调的都是要把本职工作做好。这群憨厚、朴实、任劳任怨的环卫工人,面对镜头时,甚至还有点害羞,担心拍出来的照片不美。其实,环卫工人就是一个美丽的群体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